郭子兴简介 元末江淮地区红巾军领袖郭子兴生平
天下彩网站 责任编辑:lijian 2013-12-27 10:53:35

  郭子兴(?~1355)元末江淮地区的红巾军领袖,反元农民军领袖。濠州定远(今安徽省定远县)人,元末入白莲教,散家财结豪杰,响应刘福通起事,攻据濠州(今凤阳县),自称元帅。朱元璋隶其部下为九夫长,子兴以义女马氏嫁之,为人骁勇善战,而与某些将帅不和,终以愤恨卒于和州。

  郭子兴,汉族,奉白莲教,并加入其组织,发散自己的钱财。元至正十一年(1351),他响应刘福通起义,与农民孙德崖等率众起义,于次年攻克濠州(今安徽凤阳),称元帅。是年秋,彭大、赵均田等因徐州失守,率军与郭子兴等会合。起义者又推彭大为首,共抗围濠州的元军。郭子兴与孙、彭、赵等都不合,曾险遭暗害。后郭子兴转向依结朱元璋,并在其支持下,与彭、赵、孙等分离,移驻滁州,任朱元璋军主帅,将义女马氏嫁予朱元璋。至正十五年用朱元璋之计,郭子兴取下和州,同年春在和阳(今安徽和县)病死。他的儿子郭天叙被韩林儿封为都元帅。朱元璋建立明朝后,郭子兴被追封为滁阳王。

  郭子兴,其先曹州人。父郭公,少以日者术游定远,言祸福辄中。邑富人有瞽女无所归,郭公乃娶之,家日益饶。生三子,子兴其仲出。始生,郭公卜之吉。及长,任侠,喜宾客。会元政乱,子兴散家资,椎牛酾酒,与壮士结纳。至正十二年春,集少年数千人,袭据濠州。太祖往从之。门者疑其谍,执以告子兴。子兴奇太祖状貌,解缚与语,收帐下。为十夫长,数从战有功。子兴喜,其次妻小张夫人亦指目太祖曰:“此异人也。”乃妻以所抚马公女,是为孝慈高皇后。

  始,子兴同起事者孙德崖等四人,与子兴而五,各称元帅不相下。四人者粗而戆,日剽掠,子兴意轻之。四人不悦,合谋倾子兴。子兴以是多家居不视事。太祖乘闲说曰:“彼日益合,我益离,久之必为所制。”子兴不能从也。

  元师破徐州,徐帅彭大、赵均用帅余众奔濠。德崖等以其故盗魁有名,乃共推奉之,使居己上。大有智数,子兴与相厚而薄均用。于是德崖等谮诸均用曰:“子兴知有彭将军耳,不知有将军也。”均用怒,乘间执子兴,幽诸德崖家。太祖自他部归,大惊,急帅子兴二子诉于大。大曰:“吾在,孰敢鱼肉而翁者!”与太祖偕诣德崖家,破械出子兴,挟之归。元师围濠州,乃释故憾,共城守五阅月。围解,大、均用皆自称王,而子兴及德崖等为元帅如故。未几,大死,子早住领其众。均用专狠益甚,挟子兴攻盱眙、泗州,将害之。太祖已取滁,乃遣人说均用曰:“大王穷迫时,郭公开门延纳,德至厚也。大王不能报,反听细人言图之,自剪羽翼,失豪杰心,窃为大王不取。且其部曲犹众,杀之得无悔乎?”均用闻太祖兵甚盛,心惮之,太祖又使人赂其左右,子兴用是得免,乃将其所部万余就太祖于滁。

  子兴为人枭悍善斗,而性悻直少容。方事急,辄从太祖谋议,亲信如左右手。事解,即信谗疏太祖。太祖左右任事者悉召之去,稍夺太祖兵柄。太祖事子兴愈谨。将士有所献,孝慈皇后辄以贻子兴妻。子兴至滁,欲据以自王。太祖曰:“滁四面皆山,舟楫商旅不通,非可旦夕安者也。”子兴乃已。及取和州,子兴命太祖统诸将守其地。德崖饥,就食和境,求驻军城中,太祖纳之。有谗于子兴者。子兴夜至和,太祖来谒,子兴怒甚,不与语。太祖曰:“德崖尝困公,宜为备。”子兴默然。德崖闻子兴至,谋引去。前营已发,德崖方留视后军,而其军与子兴军斗,多死者。子兴执德崖,太祖亦为德崖军所执。子兴闻之,大惊,立遣徐达往代太祖,纵德崖还。德崖军释太祖,达亦脱归。子兴憾德崖甚,将甘心焉,以太祖故强释之,邑邑不乐。未几,发病卒,归葬滁州。

  《明太祖实录》(卷一):壬辰春二月乙亥,朔定远人郭子兴、孙德崖及俞某鲁某潘某等起兵,自称“元帅”攻拔濠州,据其城守之。

  辛丑乱兵,焚皇觉寺,寺僧皆逃散。上亦出避兵日暮。上归念无所逃难,甚忧之,乃祷於神曰:今兵难如此,吾欲出避兵,志无所定。愿於神卜之出与处孰吉明,以告我祝已投卜凡三俱不吉。上曰:出与处既不吉。无乃欲吾从雄,而后昌乎一投卜而吉。上自念曰:今豪杰纷纷孰堪与御乱者,况从雄非易事。乃复祝曰:兵事从雄吾甚恐盍许以避兵复投卜珓跃而立。上知神意必欲从雄也,固守以待。未旬日,有故人自乱雄中以书来招曰:今四方兵乱,人无宁居,非田野间所能自保之时也。盍从我以自全。上览毕即焚之。数日复有来告曰:前日人以书招公傍有知者欲觉其事当柰何?!上慨然太息曰:吾惟德命於天耳后,三日其人果至。与语辞色无相害意。乃谢遣之。复旬日,又有来告曰先欲觉者不欲自为,今属他人发之公宜审祸福决去就是。时元将彻里不花率兵欲来复濠城。惮不敢进。惟日掠良民为盗以徼赏。民皆汹汹相扇动不自安。上以四境逼迫讹言日甚不获已,乃以闰三月甲戌朔旦抵濠城入门。门者疑以为谍执之欲加害人。以告子兴。子兴遣人追至见。上状貌奇伟异常。人因问所以来具告之。故子兴喜,遂留置左右寻命长九夫常召与谋事久之,甚见亲爱,凡有攻讨即命以,往往辄胜。子兴由是兵益盛。初宿州闵子乡人马公,素刚直重然诺爱人,喜施避仇定远与子兴为刎颈交。马公有季女甚爱之常言术者谓此女当大贵及遇乱谋还宿州起兵,应子兴以女托子兴曰:幸公善抚视。子兴许诺与其妻张氏抚之如己子。已而马公死,子兴感念不已。上时未有室子兴欲以女妻。上与张氏谋曰:昔马公与吾相善以女托我。今不可负。当为择良配。然视众人中未有当吾意者因言。上度量豁达有智略可妻之张氏曰吾意亦如此今天下乱君举大事正当收集豪杰与成功业一旦彼或为他人所亲谁与共成事者子兴意遂决乃以女妻。

  《明史》(卷一百二十二):洪武三年追封子兴为滁阳王,诏有司建庙,用中牢祀,复其邻宥氏,世世守王墓。十六年,太祖手书子兴事迹,命太常丞张来仪文其碑。滁人郭老舍者,宣德中以滁阳王亲,朝京师。弘治中,有郭琥自言四世祖老舍,滁阳王第四子,予冠带奉祀。已,为宥氏所讦。礼官言:滁阳王祀典,太祖所定,曰无后,庙碑昭然,老舍非滁阳王子。夺奉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