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伪特工总部76号

"

  1939年已经投敌的原国民党特务与日本军部代表土肥原贤二会面提出《上海特工计划》,日本大本营随即下达《援助丁默邨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于1939年5月在上海组建伪政权,日本军部让李、丁部与汪部合流。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式成立,由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邨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以丁默邨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为副主任。机构设在上海大西路76号。后因此处活动不便,又由日本特务晴气庆胤亲自选定极司菲尔路76号作为特务活动场所。9月5日,在汪伪“国民党召开的六届一中全会”上,正式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 务委员会”,特务会下设“特总部”,以丁默邨为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顾俗称“76号”

汪伪特工总部76号

76号——汪伪特工魔窟

汪伪七十六号的由来:日本特工机构试图以华制华

  汪伪特工总部76号汪伪政府的特务组织,全称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位于上海的极斯菲尔路76号(现在的万航渡路435号),俗称“极斯菲儿路76号”。

  1938年,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1年,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英租界和法租界依靠外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而且国民党的两大特务机构(中统和军统)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本间谍(特高课)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才会想到创建和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汪伪76号。

  另一方面,当时由于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的叛变,使得戴笠(军统的特务头子)派出了军统天津站的19个特工到越南进行对汪精卫的暗杀。结果暗杀失败(杀了汪精卫的秘书),使得日本认识到了汪精卫的重要性,因而使76号诞生。

  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李士群曾经想办法和青帮老大杜月笙拉拢关系,结果失败了,后来,李士群又拉拢了另外一个青帮头目——季云卿,因此季云卿的弟子也投靠了76号。就这样一栋洋房,一笔经费,几条枪,上海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构就此开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汪伪七十六号的历史:帮助日本人残爱爱国志士

  来源

  1939年9月5日,汪伪“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在上海成立。此前,汉奸丁默村、李士群即在日本指使下建立了特工组织,机构设在上海大西路76号。后因此处活动不便,又由日本特务晴气庆胤亲自选定极司菲尔路76号作为特务活动场所。9月5日,在汪伪“国民党召开的六届一中全会”上,正式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 务委员会”,特务会下设“特总部”,以丁默邨为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

  “76号”的创始者是李士群。 早年参加过共产党,曾赴苏联学习,后被捕叛变成为国民党的中统特务。1938年又投靠日本特务机关当了搜集情报的汉奸,日军侵占上海后,为急于控制上海,便出钱、出枪,指令李士群尽快建立汉奸特务组织。李士群觉得自己的号召力不够,请来了甘当汉奸的军统、中统双料特务丁默邨。

  他们网罗愿意降日的军统、中统人员作骨干,另收买流氓、地痞等社会渣滓作打手,拼凑起了一个汉奸特务组织的班底。经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的晴气庆胤中佐选定,将极司菲尔路76号的原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公馆作为丁默村、李士群特务组织的驻地。

  1939年5月,叛国投敌的汪精卫来到上海筹建伪政权。日本侵略军为增强汪伪实力,遂将丁默村、李士群的特务组织拨给了汪精卫。力量薄弱的汪精卫立即把这个特务组织当作自己实施傀儡统治的支柱之一。丁默邨、李士群分任汪伪“特工总部”的正、副主任,但“76号”的真正主人,却是日本特务机关。“76号”内驻有一支由涩谷准尉统领的日本宪兵分队,职责就是监视“76号”的汉奸特务。“76号”每采取大的行动,不但要事先知会日本特务机关,还要在日本特务机关派员督导下方能实施。

  诞生

  1938年,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1年,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英租界和法租界依靠外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而且国民党的两大特务机构(中统和军统)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本间谍(特高课)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才会想到创建和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汪伪76号。另一方面,当时由于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的叛变,使得戴笠(军统的特务头子)派出了军统天津站的18个特工到越南进行对汪精卫的暗杀。结果暗杀失败(杀了汪精卫的秘书),使得日本认识到了汪精卫的重要性,因而使76号诞生。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李士群曾经想办法和青帮老大杜月笙拉拢关系,结果失败了,后来,李士群又拉拢了另外一个青帮头目——季云卿,因此季云卿的弟子也投靠了76号。就这样一栋洋房,一笔经费,几条枪,上海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构就此开张。

  机构

  76号是日本侵华政策的产物。1939年在日本驻沪领馆引荐下,已经投敌的原国民党特务李士群、丁默村与日本军部代表土肥原贤二会面,提出《上海特工计划》,得到重视。日本大本营下达了《援助丁默村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1939年5月汪精卫抵达上海组建伪政权,日本军部决定让李、丁部与汪部合流。经过汪伪国民党“六大”,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式成立,由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村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以丁默邨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为副主任。

  酷刑

  在汪精卫直接领导下,由特务委员会周佛海、丁默邨、李士群直接指挥,设有惨无人道的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  罪行  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在人家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仅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的时间内,“76”号制造的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  仅仅1939年8月30日至1941年6月30日,上海报人遭暗杀的有:《大美晚报》朱惺公、程振章,《大美报》张似旭,《申报》金华亭。还有积极主张抗日救国的其他报人,如李驳英、邵虚白、赵国栋、冯梦云、周维善等。为了推行伪币,在银行制造血案,如1941年3月21日,在霞飞路(现淮海中路)1411弄10号,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6人,打伤五人。次日在中国银行宿舍绑架员工达128人。3月24日,又在中央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门口放置定时炸弹。“76号”也有针对共产党人的行动。如于1939年12月12日暗杀茅丽瑛而引起社会公愤。

  分崩瓦解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本开始推行新的侵华政策,为了获取太平洋战争所需要的战略物资,强化汪政权,需要安抚上海大资产阶级。同时日本进入租界后,不再希望有混乱的市面,而希望局势稳定。而76号如果还是一味胡作非为,在日本人眼里它的利用价值正在失去。但是此时的76号,尤其是它的头目李士群势力已经强大,并非轻易可排挤掉。

  特务头子李士群也在开始为自己留退路,一方面开始联系国民党军统特务,表明愿意为军统在上海的行动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为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从上海撤离提供帮助。重庆的国民党军统特务得知李士群帮助共产党人士后,大为不满,为了防患于未然,决定除掉李士群。同时日本方面也深感李士群尾大不掉,失去了豢养他的价值,于是日本人和军统特务合作,在1943年9月,由日本上海宪兵队特高课长冈村借化解李士群和熊剑东(军统特务)矛盾为由,请李士群到家里吃饭,暗中在牛肉饼下了毒。虽然李士群事先处处小心,决定不吃日本人东西,但是冈村盛情难却,他吃了一小口牛肉饼,还去厕所吐了出来,不想日本人下的毒非常厉害,李士群回到家中便上吐下泻,不消两日便一命呜呼了。李士群死后,“76号”里大小头目争权夺利,很快也分崩瓦解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汪伪七十六号犯下的血案:在沦陷区掀起白色恐怖

  郁华被杀案

     1939年11月23日上午,一位五十来岁戴眼镜的男人,照常走出家门,准备去上班。谁知他刚出家门,只听砰的一声,一个埋伏已久的杀手向他射出了罪恶的子弹。被杀者是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郁华,凶手正是汪伪政府下属的 “76号” 特务机关。那么到底是什么使郁华招致了这样的杀身之祸呢? 郁华被杀缘起一桩报馆打砸案。汪伪政府为压制租界内报纸的抗日舆论,1939年7月22日,76号派了几个打手喽啰砸了《中美日报》,打手被公共租界巡捕房抓获,并被判了刑。76号找了代理律师提出上诉,并写给将承审这件上诉案的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郁华,进行恐吓,要他撤销原判,宣告无罪,否则与他本人不利。郁华是著名作家郁达夫的胞兄,他富有正义感,不向汉奸特务恶势力低头,仍维持原判,将上诉驳回。不久,这样一位正义的地方法官就这样惨死在了特务的枪下。

  茅丽瑛被杀案

      12月又发生了茅丽瑛遇刺案。茅丽瑛是上海海关的一个职员。上海沦陷后,茅丽瑛担任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主席,并且加入了共产党。1939年7月,她多次组织为抗日部队募捐的大型活动,声势和社会反响很大,“76号”恫吓她,还派人去现场捣乱。在法庭上,茅丽瑛指认那些破坏者,进行了面对面的交锋。1939年12月12日,76号派人埋伏在南京路、四川路职业妇女俱乐部附近,当茅丽瑛走出职业妇女俱乐部时,开枪射击,她腹部中弹被送至医院,虽被取出弹头,但是因为弹头事先已被涂过毒,三天以后,茅丽瑛离开人世。 抗日志士茅丽瑛的死,在上海滩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有2000多人不畏“76号”和日本宪兵的威胁,参加茅丽瑛的葬礼,她的葬礼成为了上海孤岛期间一次影响非常大的抗日活动。

      詹森被杀案

  八一三淞沪战争结束后,国民党军队虽已撤出上海,但许多中统、军统特务留在了租界,他们不断对投敌分子采取行动,因此蒋方特工与汪伪特工在孤岛展开了血腥特工战。 季云卿是上海滩有名的大流氓,丁默村、李士群等都是他的徒弟,76号的成立,季云卿曾出了不少力。1939年秋天,国民党军统派特务詹森将他杀死于家门口。因为刺杀行动未暴露,詹森没有离开上海,还把行刺用过的一枝小手枪送给了姘妇卢文英。卢文英又把手枪送给了一位姓张的大流氓,还把手枪的来历吹嘘了一番,没想到,这位流氓与76号有勾结,便把情况告知丁默村。很快,詹森就被76号抓获,审讯之后,马上枪决。

  戴星炳被杀案

  1939年9月,军统派少将级特派员戴星炳来沪,伺机暗杀汪精卫。不料,行踪暴露,被76号逮捕。丁默邨、李士群想利用戴与重庆军统建立协作关系,戴星炳当即表示同意,并致函重庆,不久收到重庆方面的回信,批准戴星炳与“76号”合作,丁默邨、李士群本打算放了戴星炳,但仔细研究了信件后,发现信上有些字的笔迹比较粗,如果把这些字连起来,得出与全信内容相反的意思,即指示戴星炳假装合作,伺机执行暗杀。“76号”很恼火,马上把戴星炳枪杀了。

  中储行被袭案

  1941年汪伪政府为了控制沦陷区的金融,发行“中储券”作为通货,造成上海金融界的混乱。重庆国民党政府为了保持沦陷区法币的地位,打击中储券的发行,利用留在上海租借内金融实力,予以抗衡;同时,又利用潜伏在上海租界内的军统特务,袭击中储行上海分行,暗杀中储行工作人员多人。汪伪财政部长周佛海得知伪中储行上海分行被袭击,人员被暗杀,大为震怒,遂下条子给“76”号头子李士群,要“76号”马上采取行动报复,报复的手段之残忍,在中国的暗杀史上可以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3月21日,“76号”的一批特务来到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412弄10号江苏农民银行宿舍,将所有职员11人集中排好队,然后用机枪扫射,结果造成六死五伤。当天晚上,“76号”又出动大批特务,乘坐两辆汽车,驶到中国银行集体宿舍,这里住着许多中国银行的职员和家属。汪伪特务破门而入后,就照着事先准备好的名单抓人,分两批将近抓了200个人,押回“76”号严刑拷打。在制造了这两件骇人听闻的大案后,“76号”仍不满足,接着他们又做了几颗定时炸弹放到中央银行和交通银行,炸弹威力很大,死伤二十余人。军统也不甘示弱,他们把正在医院治伤的伪中储行的一位科长劈死在病房。“76号”为报复,又来到中行别墅,杀了3人,所谓一命抵三。“76号”接连制造了几起银行惨案,滥杀无辜百姓,引起了舆论强烈谴责,汪伪集团更加声名狼藉。蒋汪特工混战,杀得难分难解,结果是两败俱伤。戴笠示意在香港的杜月笙设法调停,双方罢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汪伪汉奸吴四宝:青帮打手出身的76号警卫队长

  吴四宝,又名吴世宝、吴云甫,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上海著名黑社会人物。

  吴四宝原籍江苏省南通,未接受过教育。父亲在上海公共租界的成都路开老虎灶卖开水,父亲去世后,随姊夫在上海跑马厅牵马。二十几岁时身量高大,担任汽车司机,娶妻生子,并加入青帮,人称“马立司小四宝”,获得在租界佩枪的执照。后因杀死妻子的情夫,带着女儿到山东参加张宗昌的部队,后来又加入国民革命军白崇禧的部队参加北伐。6年后,39岁的四宝带女儿回上海,不久与佘爱珍结婚。吴四宝结婚后,住在上海法租界巨籁达路同福里。当时租界的探长为吴四宝未结的案件前来敲诈,佘爱珍设法运动当事人撤销此案。

  吴四宝、佘爱珍夫妇通过季云卿结识李士群。1939年,吴四宝带领大批徒众参加伪76号特工总部,担任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总队长。李士群、吴四宝均住在愚园路749弄。

  上海孤岛时期,吴四宝不仅公开收受沪西越界筑路地带各赌窟和贩毒机关送来的保护费,同时仍纵容部众从事抢劫汽车、绑架、敲诈勒索等不法活动。

  1941年春某日,在沪西越界筑路与公共租界交界的极司菲而路与愚园路口,佘爱珍的保镖与英籍巡长发生冲突,引发枪战,多人死伤,只有佘爱珍幸免于难。此后连续发生多起76号特工暗杀公共租界巡捕的事件。

  1942年春,吴四宝为上海日本宪兵队以“破坏和运”逮捕,为李士群保释出来,次日去苏州,第三天在苏州暴毙。一般认为吴四宝是临行前吃了日本宪兵队的面条中毒而死,一说是被李士群毒死。

  吴四宝身材高大,满脸横肉,早年是公共租界跑马厅的马夫,后来改行当汽车司机。参加特工组织前,他曾给上海的二等流氓、丽都舞厅的老板高鑫宝开汽车,拜高鑫宝为“先生”,同时,又投靠上海青帮流氓头子季云卿,成为青帮流氓。青帮与洪帮闹矛盾,洪帮组织了一批流氓打手,深夜翻墙潜入季云卿家里行刺,正当两个洪帮枪手准备对熟睡在床上的季云卿开枪时,为吴四宝发觉,他从侧面开火,两个行刺者同时应声倒地。接着,他又指挥季家的保镖,将潜入季家的三十多个洪帮分子全部消灭,自己无一伤亡。季云卿为感谢吴四宝的救命之恩,将自己的干女儿、青帮女流氓佘爱珍许配他为妻。

  吴四宝与李士群、丁默邨都不相识,由于吴四宝在季云卿门下,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徒弟,逢到要用枪的事,都由吴四宝下手。吴四宝有一南通同乡是开汽车修理行的,而且有车床设备,车床的用途大得很,什么零件都可以车出来,吴四宝对车床兴趣很浓厚。季云卿就交给吴四宝去办,吴四宝便转交给他的同乡去修整,每次修好之后,交还吴四宝到郊外试枪,因此吴四宝枪法逐年进步,枪由他试过,万无一失。季云卿出出入入,也怕冤家寻仇,他不用保镖,就由司机吴四宝兼任保镖,遇到有事,吴四宝开枪还击是百发百中的,有神枪手之称,因此,季云卿介绍吴四宝就进入了76号。

  吴四宝本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又是一个对上司非常顺从听话的家伙。他认为能够搭上李士群的关系,必“大有窜头”,因而特别卖力。他生成粗卤野蛮的性格,但知道怎样对上司恭顺,只要能博得他上司的欢心,他毫不考虑,毫不迟疑去执行,别的行动大队所不肯做或不敢做的事,他奋勇当先,做得彻底,做得干净。什么江苏农民银行职工宿舍的集体枪杀事件,中国银行的定时炸弹惨案,都是他的“杰作”。当时人们对76号的畏惧程度,并不逊于日本宪兵队。 起初,76号的组织还不够庞大,李士群派出去做暗杀的杀手,常常击而不中逃了回来,唯有吴四宝杀一个死一个,因此他就坐上了行动组的第一把交椅。 在76号中杀人最多、立“功”最大的就是吴四宝。短短的半年之后,他就成为76号的主要人物,后来,杀手逐渐增多,吴四宝就很少亲自出马,但是76号第一杀手吴四宝的淫威,却震惊了整个上海。

  吴四宝手下徒众甚多,皆心狠手辣之辈,正是丁、李组织特工所需之“人才”。因此,吴四宝投靠李士群后,被李士群视为心腹,以吴四宝带来的30余名徒众为基础,成立警卫大队,由吴四宝任警卫大队长,这是“76号”最早成立的一支武装行动队。后来又发展为警卫总队,委吴四宝以警卫总队长之职,受到重用。吴四宝也竭力报效李士群,李士群在上海愚园路寓所的警卫人员、李士群的侍从卫士都由吴四宝的徒弟担任,李士群在上海、南京和苏州三地的汽车司机,不是吴四宝的亲友,便是吴四宝的徒弟,连李公馆的女翻译也是由吴四宝介绍的。可以说,吴四宝为76号的发展出过大力,76号所干的许多抢劫、暗杀、绑架等活动,都是由吴四宝直接策划指挥的。后来,在李士群的纵容下,凭借暴力发迹的吴四宝在76号内形成一股独特的势力,成为上海地头炙手可热的人物,其声名几在丁、李之上。据说,小孩在母亲怀里啼哭,只要母亲说一声“吴四宝来了”,小孩立即止住啼哭。

  吴四宝对流氓虽属同类,其手段亦不减其辣。吴四宝原是个小流氓,过去在流氓伙内自然也吃过人家的亏。自当了76号的警卫大队长,手里有的是家伙,因此杀人成性。与吴四宝同住在同福里,杀猪出身的大流氓樊良伯,原是大世界经理唐嘉鹏的徒弟,算起来是黄金荣的徒孙,凭他的流氓关系,当然不会把吴四宝放在眼里。不知什么事起了摩擦,当时樊良伯占了上风,后来还是经人拉开场的。在流氓中,这件事既经叫开,樊良伯与吴四宝在同福里进进出出,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等吴四宝进了76号后,樊良伯因病住进了戈登路口的大公医院,经过几天的治疗,病已去了八九,只需再休养数天,便可出院回家。这事为吴四宝知道,不知是派人去威胁医生,还是用怎样的手段,竟下毒把樊良伯毒死,樊良伯的家属纵然知道了底细,也不敢哼一个字。

  吴四宝参加丁、李特务组织之前,是给上海的一个著名流氓、舞厅的老板、小八股党之一的高鑫宝开汽车,为了想与这个流氓东家贴紧一点,还拜高鑫宝做“先生”。这在流氓地界说起来,虽是半张头帖子,但吴四宝与高鑫宝在主仆之外,也算是自己人了。吴四宝与李士群、丁默邨都不相识,由于吴四宝在季云卿门下,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徒弟,逢到要用枪的事,都由吴四宝下手。吴四宝本来是世界书局沈知方的司机,逢到车子有损坏的时候都由司机负责修理,那时修车的车行少得很,他有一南通同乡是开汽车修理行的,而且有车床设备,车床的用途大得很,什么零件都可以车出来,吴四宝对车床兴趣很浓厚。

  那时青帮中人私藏各式手枪或盒子炮,大约有几十件,凡是损坏了,都交给老头子季云卿想办法修理。季云卿就交给吴四宝去办,吴四宝便转交给他的同乡去修整,每次修好之后,交还吴四宝到郊外试枪,因此吴四宝枪法逐年进步,枪由他试过,万无一失。

...查看更多
结语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76号”也随之彻底覆灭。曾在“76号”作恶的汉奸特务头子丁默邨,于1947年被枪决。其余中层头目苏成德、杨杰等人也未逃脱惩罚,均被判处死刑。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