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一个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天下彩网站 责任编辑:qy 2019-02-07 13:55:21 梁白波 叶浅予 马佩璋 蔡东藩 黄绍兰 黄侃

  做一个王,尤其是做一个新疆王,需要什么代价?

  盛世才用实际行动的回答是:五万颗人头,方称得一个“王”字。

  7月13日,是“新疆王”盛世才去世47周年,尽管历史尘埃已定,但关于这位在1933-1944年主政新疆的军阀、屠夫,历史的讨论却从未终止。

  而今天,最爱君就要跟大家一起来重温这位血腥军阀的个人史,以及透视,蒋介石为什么一直力排众议,坚持不肯杀掉这位双手沾满鲜血的军阀屠夫?

  兰州血案:复仇的凶手

  1949年5月17日,处于大战前夕的兰州城,发生了一起灭门血案:城内邱宗浚一家满门11人全部被杀,凶手在作案后还用鲜血在墙上留下一行字:“十年冤仇一日雪”。

  被灭门的邱宗浚,是曾经统治新疆达11年之久的新疆王、盛世才的老岳父,而根据兰州市警察局事后的多方侦查,凶手共达13人之多,其中多数都有亲友被盛世才所杀,此中杀人最多的刘自立,其弟弟一家四口均被盛世才所指使杀害,刘自立在多次寻仇无果后,转而将杀气倾泻到了盛世才的老岳父全家身上。

  亲人被杀,盛世才却心虚。

  他以一个失意低阶军职人员的身份,投机奔赴新疆,没想到短短三年间,却因缘际会碰上了新疆动荡,并借着投靠苏联人最终扫荡各路对手,登上“新疆王”宝座,权力来得太偶然、太快,对于这位出身贫寒,靠着投机倒把上位的乱世枭才来说,惴惴不安、忧虑多惧,是内心难以挥去的阴影。

image.png

  1892年,盛世才出生于奉天开原县(今辽宁省北部开原市)盛家屯,尽管家境贫寒,但盛世才仍然坚持读完中学,并于1917年赴日本东京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1919年,他回国参加五四运动,在动荡的时代中,盛世才决定投笔从戎,随后进入由李根源主办的云南陆军讲武堂(广东)韶关分校学习。

  如果只看这一段,他俨然是一个渴望激荡时代的革命青年。

  可惜,与同样投笔从戎的张自忠等人相比,他既非良将,也非忠臣,更不是拯救苍生的民族英雄。

  伪“革命青年”:傍势发家

  盛世才一生中,最擅长的就是抱大腿,各种各样的抱大腿。

  从军校毕业后,盛世才经李根源介绍,回到东北老家,投身奉军第八旅郭松龄部,并从排长、连长直升到上尉参谋,为了攀紧郭松龄这个大腿,盛世才还不惜与前妻离婚,最终如愿娶了郭松龄的义女邱毓芳。

  在郭松龄的推荐下,1923年,盛世才取得张作霖的支持,前往日本陆军大学学习,但到了1925年,由于郭松龄反奉失败,张作霖撤销了对盛世才的公费资助,但盛世才仍然左右逢源钻营,最终先后取得了孙传芳冯玉祥、蒋介石的资助,完成了在日本的留学。

  盛世才与蒋介石的“师生”情谊,也由此而来。

image.png

  尽管曾经受到蒋介石的资助,但日后盛世才却曾经在各种公开和私底下的场合表示,蒋介石“感情用事”、“度量狭小”,用人“分南北界限”,“决难作全国之首领”。

  在依靠苏联人撑腰、击败新疆境内各路政敌后,盛世才还力邀斯大林屯兵在新疆东部,以防止西北的马家军和蒋介石的中央军西进威胁他的统治;1944年临被迫下位前,他甚至还不惜大肆逮捕国民政府派驻新疆的100多位要职人员,并再次密通苏联,大有与蒋介石翻脸的趋势,可惜由于苏联人不再信任他,而“功亏一篑”。

  盛世才要的,是一个左右逢源的新疆,但他想不到的是,日后拯救他卿卿性命的,却是这个他一直阴奉阳违、看不起的老蒋。

  上位:“远交近攻”成就新疆王

  盛世才在新疆的上位,颇具偶然性。

  从日本留学归来后,盛世才一直在国民政府担任闲职,对于自己挂着“参谋本部第一厅第三科科长”的小职员身份,盛世才是很不满意的。

  1929年,盛世才因缘际会结识了新疆省秘书长鲁效祖,由于当时“新疆王”金树仁正在训练军队缺乏人才,因此盛世才便主动请缨,辗转苏联,最终进入新疆投奔金树仁,并在短短三年间一路攀升,逐步掌握了一定军权。

  1933年,新疆发生“四·一二”政变:由于不满金树仁,由东北辗转苏联进入新疆的东北义勇军,与由白俄转化的归化军一起,联合推翻了金树仁的统治,迫使金树仁仓惶逃跑,事后,手握重兵的盛世才迅速回师迪化(今乌鲁木齐)争夺大权,并在此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了陈中、陶明樾、李笑天等“四·一二”政变人员,最终一举控制了迪化及其周边的军政大权。

image.png

  盛世才的“新疆王”生涯,由此开始上路。

  在当时,新疆境内存在多股势力,其中实力最强劲的,实则是屯驻伊犁一带的张培元,以及从甘肃一带进入新疆的马家军家族的马仲英,为了击败这两路强敌,盛世才用了“远交近攻”策略。

  对于远隔千里的国民政府,盛世才先是向蒋介石表以忠心,然后又迅速向相隔的苏联人求援,实行“远交”;“近攻”,则请得斯大林出兵新疆,依靠苏联红军击败了张培元和马仲英的军队,迫使张培元兵败自杀,马仲英仓惶南窜;随后,盛世才又以收买手段瓦解分化了东北义勇军,并刺杀了白俄归化军头目巴品古特,最终一举奠定了他长达11年之久的统治新疆生涯。

  投机反复:从苏联人到老蒋

  作为一位游客,如果你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盛世才统治时期进入新疆,你或许会产生一种错觉,我这是到了苏联吗?

  在省城迪化,广播电台里到处播放着苏联民歌《喀秋莎》、《祖国在召唤》;在全疆的70多家电影院里,《列宁在十月》、《被开垦的处女地》等近百部苏联电影轮番上映;《新疆日报》更是以汉、维、哈、蒙四种文字刊载塔斯社电讯;甚至马列主义理论也在这里随处可见。

  为了获取苏联人的援助和力挺,盛世才还与苏联签订了长达50年的《新苏租借条约》,不惜以允许苏联在新疆驻军“看护”,出卖新疆全部矿产、交通、工业资源、权利等为代价,引领苏联人的势力入疆扶持自己。

  刚开始,盛世才对苏联人态度也是极尽谄媚,甚至在1933年和1941年提出,要将新疆以加盟共和国的方式加入苏联,只是苏联鉴于与国民政府的联合抗日等关系而未予接受。

  为了加速“进步”,盛世才又向苏联人提了个请求:我向往共产主义,我要申请入党!

  为此,盛世才经常邀请苏联派驻新疆的代表到他家里吃饭,然后就带苏联人到他的书房参观,让别人看他到处搜集来的马列主义书籍,然后“借着酒意”,一脸“忠诚”地说,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参加五四运动,向往马列主义,是苏联革命的忠诚信徒啊!

  不管苏联人对这事儿信还是不信,根据盛世才回忆录的自述,盛世才最终于1938年8月秘密加入了苏联共产党,并从苏联高层莫洛托夫手中,接收了编号为第1859118号的党员卡。

image.png

  但见风使舵的盛世才,摇摆得比谁都快,即使对他曾经的主子、苏联人,也是如此。

  1942年,眼看着苏联在苏德战争中节节败退、形势不妙,盛世才开始倒向他的“恩师”蒋介石一边,并将在与苏联共产党甜蜜时期进入新疆的延安要员,例如毛泽民、陈潭秋等纷纷逮捕杀害。

  为了挽留盛世才这个忠实的奴才,斯大林派出苏联副外交人民委员德卡诺佐夫,携带莫洛托夫给盛世才的信来到迪化,见面后,德卡诺佐夫对盛世才说:“你是联共党员,要永远信仰马克思主义,不能动摇。”

  盛世才对于昔日的主子,也毫不客气:“至于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我必须非常坦率地告诉您,这是绝对不再可能的事情了。谈到我的政府的政策问题,我只能告诉您,作为三民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我要在新疆建立民主统治。”

  但蒋介石并非省油的灯,见盛世才开始倒向国民政府,蒋介石一边派员开始进驻新疆,一边屯军在新疆与甘肃交界的星星峡一带,随时准备开进新疆。

  眼看个人统治岌岌可危,盛世才又想到了苏联人,于是他给斯大林写信,表示愿意继续效忠,并第三次提出想将新疆以共和国形式加盟苏联,这一次,苏联人不仅没买他的帐,而且转身就将盛世才的计划告诉了蒋介石。

  蒋介石不动声色,继续命令中央军进驻新疆哈密,为了避免与国民政府决裂,斯大林最终也同意将苏联红军撤出新疆,失去靠山的盛世才最终只得服软,这一次,他又换了个党,从苏联共产党改而加入了中国国民党,并向蒋介石效忠表示“矢志拥护中央,尽忠党国,绝对服从领袖”,而新疆的六星旗,也改成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屠夫:十万人头+残杀亲人

  盛世才的“新疆王”生涯,至此逐步走入了尾声。

  “山西王”阎锡山民国时,曾经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言论,他说他是要在蒋介石、延安和日本人“三个鸡蛋”上跳舞,非常为难;而对于盛世才来说,他则是要在苏联人、蒋介石和延安“三个鸡蛋”上跳舞。只是不同的是,阎锡山纵横捭阖,一直到1949年才败退,而盛世才却反复无常,将“三个鸡蛋”都得罪了个遍。

  这自然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image.png

  而在内部,盛世才则在新疆大肆实施恐怖统治、诛锄异己。盛世才学习苏联的“克格勃”,在新疆全省建立情报网络,并在执政11年间,先后制造6起大型“阴谋暴动案”和若干小型案件,被逮捕处决的各界人士达5万人之多,民间更是盛传:“盛世才十年督办,十万人头”。

  为了巩固自身统治,盛世才甚至不惜向亲人下手,1942年,由于担心兄弟夺权,盛世才派人暗杀了他的四弟、新疆机械化旅旅长盛世骐,随后又将他的四弟媳等人污蔑成暗杀凶手加以处决;在结好苏联和延安时,盛世才又不惜将自己的亲妹妹盛世同,嫁给了延安代表俞秀松(化名王寿成),而在与苏联等决裂后,盛世才又下令杀掉俞秀松,为此盛世同也与他兄妹反目,并依母姓改名安志洁。

  尾声:“魔王”的谢幕

  1944年9月,碍于国民政府中央军已进驻新疆,自感大势已去的盛世才,最终无奈接受了蒋介石的安排,从新疆飞抵重庆,出任农林部长。

  盛世才前脚刚走,被暴政压抑了多年的新疆人民便开始怒火喷发,许多人纷纷到迪化的新疆督办公署门前焚烧纸钱,一边祭悼被盛世才所杀的亲友,一边怒骂盛世才,就在盛世才宣誓就任农林部长的第二天,1944年9月19日,新疆民众发表《新疆省全体民众讨盛檄文》,而《盛世才祸新纪略》的小册子也在重庆到处散发,由于民情汹涌,吓得盛世才都不敢去农林部上班,逃到黄山躲了起来。

  1945年5月,国民党召开“六中全会”,会场掀起了愤怒声讨盛世才的狂潮,鉴于民情汹涌,国民政府下令将盛世才撤职,并责成法院查办盛世才在新疆的屠戮暴政事宜。

  但危机时刻,蒋介石最终保住了盛世才。

  在蒋介石看来,盛世才尽管千错万错,但他毕竟和平将新疆移交给了国民政府,并且蒋介石对于政敌,基本还是能宽恕仁和,看看阎锡山、白崇禧日后都选择到台湾就知道,蒋介石对于这些政敌,尽管恼怒,但还不至于置他们于死地。

image.png

  尽管如此,诸多盛世才时期的受害者,仍然不依不挠,希望将盛世才绳之以法,对此蒋介石有一次在会议上,非常坦诚地说:“某同志昨天在会上述及盛晋庸(盛世才)同志在新省主政时惨杀民众一事。诸位同志,要知道新疆省在我国西北边陲,其面积十五倍于浙省,自民国成立以来,中央与该省之联系似断似续,无权过问,盛同志卒能运用其力,将新省奉献于中央,功在党国。诸位同志,要明了此旨,顾念大体,勿再责难往事……”

  而盛世才也吓破了胆,在随老蒋退往台湾后,盛世才隐姓埋名,甚至晚上睡觉,枕头边也经常藏着一把手枪,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住在台北南京东路的一处民宅里,有时候旁边的居民,经常会看见他穿着便服,拖着大板鞋,在小店里买东西,偶尔也会有熟人认出他来,对此他都是连连否认,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盛世才,我姓颜,姓颜。”

  1970年7月13日,盛世才由于脑溢血,最终在台北空军总医院死去。

  至此,一代“新疆王”终于谢幕。

  世间,再无盛世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