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之争夺美女的战争
天下彩网站 责任编辑:Cls 2018-11-29 16:38:23

  当时,在靠近地中海的东端,有一个大城市,其富庶和强盛举世无匹,甚至今日,也没有一个城市比它更出名。该城名叫特洛伊,导使该城名垂不朽的因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诗篇之一的《伊里亚德》 所记述的一场战争,而导致这场战争的原因,则要追究到三个善忌的女神间的争执。

  序幕:巴利斯之仲裁

  专门挑拨惹事的自-由女神伊丽丝在奥林匹斯山自然不受欢迎,当众神举行宴会时,他们往往把她遗忘。这使她感到极度地

image.png

  愤怒,她决定要去惹麻烦———而事实上她进行得非常顺利。在国王皮里亚斯和海之女神西蒂斯的重要婚礼中,众神中只有伊丽丝没有被邀请,她把一个上面刻着 “献给最美丽的人” 的金苹果丢在设宴的礼堂中。当然,所有的女神都想得到它,但最后的选择,仅落于三名女神:阿科罗蒂、希勒、雅典娜。她们要求宙斯在她们之间作个裁决,但宙斯很聪明地拒绝参预此事,他告诉他们前往靠近特洛伊城的爱达山,年轻的王子巴利斯或叫亚历山大正在那里为他父亲牧羊。宙斯告诉她们,巴利斯是一名选美的极佳裁判。虽然巴利斯是一名王子,但他却做牧羊人的工作,因为他父亲特洛伊城的国王普里尔蒙受到警告说:有一天,巴利斯会使该城毁灭,而因此把他赶走。这时,巴利斯正和一位可爱的女神奥伊诺妮住在一起。

  当这三位姿态美妙的女神在他面前出现时,他的惊讶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他并没有被要求注视这三位妩媚的女神、而选择在他心目中谁最漂亮,却只被要求考虑每个人所提供的贿赂品,而选择何者他认为最值得接受。无论如何,这项抉择是不容易的。男人最关心的东西都摆在眼前,希勒答应使他成为欧罗巴和亚细亚两洲的主宰;雅典娜愿意领导特洛伊人战胜希腊人,而且将希腊毁灭;阿科罗蒂则答应给他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巴利斯正如后面的故事所叙述,是一位柔软且有点怯懦的人,他选择了后者,他将金苹果给阿科罗蒂。

  这就是巴利斯的裁决,因它成为特洛伊之战爆发的真正原因,而驰名远近。

  特洛伊之役

  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海伦,她是宙斯和丽达的女儿,加斯陀和波鲁克斯的妹妹。根据传说,她的美丽,使得希腊没有一个王子不想娶她。当她的追求者集合在她家向她正式求婚时,他们人数是那么多,而且都出身于那么有声望的家庭,以致她有名的父亲丁达路斯国王不敢由他们之间选取一人,害怕其他的人联合起来对抗他。因此,丁达路斯首先要那些可能成为海伦丈夫的所有人发誓,无论什么人是胜利者,如果他在他的婚姻中发生什么差错,他们都得保护他。毕竟发誓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因为每个人都有希望成为入幕之宾,所以,他们保证他们将竭力惩罚任何带走或企图抢走海伦的人。然后,丁达路斯选上亚基米伦的兄弟曼尼劳斯,并且任命他成为斯巴达国王。

  因此,当巴利斯将金苹果给阿科罗蒂时,事情发生了。这位爱与美的女神非常明白到哪里去找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她领着年轻的牧羊人直接来到斯巴达,毫无考虑到抛下孤零零的奥伊诺妮。曼尼劳斯和海伦把他当成他们的宾客,亲切地款待他。宾主之间的联系非常炽烈,每个都有帮助和不伤害对方的义务。但 是,巴利斯破坏神圣的契约。曼尼劳斯完全相信这个默契,他留巴利斯在家中而前往克里特岛。于是:

  “莅临的巴利斯,

  进入朋友祥和的寓所,

  污辱了给他食物的玉手,

  偷走了一名妇女。”

  曼尼劳斯回来后,发现海伦失踪了,于是他要求所有的希腊 人帮助他。希腊的首领们呼应他,因为他们有义务效劳。他们热 心地为此伟大的事业而来,他们要渡过海洋,而将强盛的特洛伊 城化为灰烬。然而,两名最显赫的人没有参加———伊色克岛的国 王奥狄色斯,以及皮里亚斯和海之女神西蒂斯的儿子阿奇里斯。奥狄色斯是希腊最精明和敏锐的人,他不愿为一名不忠实的女人而离乡背井,参加海外传奇性的冒险。因此,他装成疯子,当希腊军队的一名传令兵到来时,这位国王正在田里耕犁,他以盐粒代替种子来播田。但是,这位传令兵也相当精明,他抓住奥狄色斯的小儿子,然后放在笔直的犁道上,这位父亲立刻把犁偏向一边,这就证明他的理智还是清醒的。无论他如何不愿意,他势必要加入军队了。

  阿奇里斯是被他的母亲所留住。这位海之女神知道,假如他前往特洛伊城,他命中注定要死在那里。她送他到里克米狄斯的宫廷里,这位曾不忠地杀死西萨斯的国王,使他穿上女人的衣服,隐匿在少女群中。奥狄色斯奉首领们之命,去寻找阿奇里斯。奥狄色斯扮成一名小贩,前往听说是阿奇里斯所在的宫廷,他的袋子里装着女人所喜爱的五光十色的装饰品,同时还有一些很好的武器。当这些女孩围观这些小饰物时,阿奇里斯拨弄着那些利剑和匕首。于是,奥狄色斯认出他来,并且毫无麻烦地使阿奇里斯忘了母亲说过的话,跟他一道归入希腊的军营里。

  至此,大军准备妥善,千艘军舰载运着希腊的大队人马。他们在奥里斯会合,那里是一处风狂浪险的地方,只要北风吹起,便无法开航。而那时北风正日复一日地吹着。

  “北风打碎人们的心,

  连船只和锚钩也不放过,

  光阴无情地挨过去,

  它像加倍似地飞逝。”

  军队感到失望了。最后,先知者卡尔加士宣称,神曾经对他说:雅特密丝生气了。她喜爱的野兽之一,一只兔子和它的幼子一起被希腊人杀了,要想平息风暴和确定能安抵特洛伊城的惟一方法,是把一名皇家少女———总司令亚基米伦最小的女儿伊弗吉妮亚奉献给雅特密丝,以使她息怒。这对大家来讲,是可怕的事情,尤其是伊弗吉妮亚的父亲更是难以忍受。

  “难道我必须摧毁家庭的欢乐,

  以及我的女儿?

  作父亲的手沾染上

  由被斩杀于祭坛上的少女

  流出的血液,所成的

  黑色的小溪流。”

  然而,他屈服了。他和军队的名誉,以及他征服特洛伊和夸耀希腊的雄心,在此一赌。

  “他勇敢从事,

  为了协助一场战争,

  杀死了他的女儿。”

  他派人回家召来他的女儿,并写信给他的妻子,说他是为女 儿安排隆重的婚礼,将她嫁给所有首领中,表现最好且最伟大的 阿奇里斯。但当伊弗吉妮亚前来成亲时,却被带到祭坛前斩杀。

  “而她所有的祈祷———对天父的呼喊,

  上帝啊,她少女的生命,

  对这些野蛮的战士,战争狂们,

  他们视若无睹。”

  她死后,北风也停止了吹袭,于是,希腊船只驶向平静的海面。但是,他们所付出的罪恶的代价,总有一天,必定会为他们带来不幸的后果。

  当他们抵达特洛伊城诸河之一的西莫伊兹河口时,最先跳上岸的是普鲁提西劳斯,这是很勇敢的行为,因为神谕显示,最先登陆的人将丧生。因此,当他被特洛伊人的矛所戳杀时,希腊人把他当成神一样地向他崇敬,而众神也大大地赞扬他,命汉密斯由死亡中带他上来,让他和伤痛欲绝的妻子勒奥达美亚再度见面。然而,她不愿再度和他分离。当他回到地狱时,她跟随着他;她自杀了。

  一千艘战艇载着庞大的战士队伍,希腊军队的阵容相当坚固,但是,特洛伊城也是很坚固的。普里尔蒙国王和他的王后希古巴有许多勇敢的儿子,领导着冲锋陷阵和保卫城池,其中最骁勇善战的是海克陀,无论到那里,除了一名伟大的战士,希腊的斗士阿奇里斯以外,没有人比他更显赫和勇毅。我们都知道,阿奇里斯将死于特洛伊沦陷之前,他的母亲曾告诉他:“你的生命非常短暂,愿此时你能免于伤痛与烦恼,因为你无法活得太久。儿子啊!你比所有的人更短命,且更值得同情。 神并没有指示”海克陀,但他差不多也能确定自己的死期。“我的心灵清楚地知道”, 他告诉他的妻子安度美姬:“当神圣的特洛伊城和普里尔蒙及他的子民沦亡时,我的死期也就到了。 两位英雄在必死的阴影下作战。”

  战争持续了九年,胜利飘摇不定,双方各有斩获,任何一方都无法获得绝对的优势。这时,希腊的阿奇里斯和亚基米伦两人之间忽然起了争端,于是,有一个时期,形势对特洛伊人较为有利。引起争端的原因是一名女人,即阿波罗祭司的女儿克莉西丝,希腊人将她带走,送给亚基米伦。她的父亲前来要求释放她,但来基米伦不愿让她走。于是,祭司向他祭祀的神祈祷。阿奇里斯听到他的祷告,从他的日车对希腊军队射出火箭,人们开始生病和死亡,因此,火葬场不断地燃起焚烧病死尸体的熊熊大火。

  最后,阿奇里斯召开一次首领会议,他当众发言,他们无法同时对付病疫和特洛伊人,他们必须想办法使阿波罗息怒,否则,只有坐船回家。于是,先知者卡尔加士起立发言,他说他知道阿波罗为何发怒,但他不敢说出来,除非阿奇里斯能担保他的安全。“我愿担保”, 阿奇里斯答道:“甚至于你责怪亚基米伦本人。 每个人都明白话中含意,他们都知道阿波罗祭司的遭遇。”当卡尔加士宣布,克利西丝必须交还她父亲时,他得到众首领的支持,愤怒的亚基米伦迫于形势,只好屈服。“她是我光荣的胜利品”, 他告诉阿奇里斯: “一旦我失去她,我将以另一人来取代。”

  因此,当克莉西丝回到父亲那里时,亚基米伦派遣两名随从前往阿奇里斯的营帐里,带走阿奇里斯的光荣胜利品少女波莉西丝。两名随从极为不愿地前去,他们静静地站在阿奇里斯的面前,然而,阿奇里斯已知道他们的任务。他告诉他们,损害他的人并不是他们,让他们安心地带走少女,但是,他先让他们听到他在众神前的誓言:亚基米伦要为此举付出巨大的代价。

  当天晚上,阿奇里斯的母亲———穿着银色鞋子的海神西蒂斯来代他。她同阿奇里斯一样地生气,告诉他不要再为希腊人效劳,说完,她就登上天堂,要求宙斯帮助特洛伊人战胜。宙斯感到非常难为,此时,这场战争已经传播到奥林斯———众神之间意见不合,互相对立。阿科罗蒂当然偏袒巴利斯,同样的道理,希勒和雅典娜当然和巴利斯对立。战神邪尔斯经常是站在阿科罗蒂这方;然而,海神波西顿因希腊人是濒海民族,而且常出现伟大的航海家,所以偏爱希腊人。阿波罗因为关心海克陀的缘故,因而帮助特洛伊人;而雅特密斯是阿波罗的姐妹,也帮助特洛伊人。宙斯到底是最喜欢特洛伊人,但他想要保持中立,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当他公开反对希勒时,她总是不高兴。然而,他又无法拒绝西蒂斯。他和希勒在一起时,感到很痛苦,因为她经常猜度他打算做什么事。最后,他逼不得已,只好警告她,如果再不停止唠叨,他就要用手打死她。于是,希勒保持缄默,但她脑子里仍然忙于想着如何帮助希腊人,以及要胜过宙斯。

  宙斯的计划很简单。他知道,希腊人没有阿奇里斯,就无法胜过特洛伊人,于是,他托一个假梦给亚基米伦,答应亚基米伦只要进攻,便能获得胜利。因此,当阿奇里斯还在营帐中时,一场开战以来最剧烈的战争爆发了。老王普里尔蒙和其他精于战术的老人临城观战,引起痛苦和死亡的海伦来到他们身边,当他们见到她时,内心并不觉愧赧。 “男人必须为像她这样的女人而战, 他们互道:“因为她有像神灵一般的容貌”。 她留在他们身旁,把希腊英雄的名字,逐一地介绍给他们,直到他们惊讶地发觉战事已停为止。部队各退回自己的一方,而在两军对峙的空间上,巴利斯和曼尼劳斯面容相向地对立者。很显然地,有了合理的决定,让两位最重要的当事人作一决战。

  巴利斯先下手,但曼尼劳斯用盾挡开快速飞来的矛,然后掷出自己的矛。他的矛使巴利斯的战袍裂开,但没有伤到他。曼尼劳斯抽出他的剑,那是他目前仅有的武器,可是当他抽出剑时,剑由手中滑落,掉到地上折断了。虽然没有武器,他却毫不恐惧地扑向巴利斯,抓住头盔上的麾羽,将巴利斯腾空抓起旋转。假如没有阿科罗蒂,他早已胜利地将巴利斯托到希腊人那边。她拉断那根使头盔戴着而无法脱离曼尼劳斯之手的带子。她把只曾抛出矛而未作战的巴利斯带上云彩,送他回到特洛伊城。

  曼尼劳斯愤怒地搜索特洛伊的士兵寻找巴利斯,士兵们没有一位不帮助他,因为他们都憎恨巴利斯。但是,巴利斯溜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如何走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到那里。因此,亚基米伦对双方的军队宣布:曼尼劳斯是胜利者,而且命特洛伊人交出海伦。这是合理的,如果不是雅典娜受希勒的煽动而横加干涉,特洛伊人是会同意的。希勒下决心要使战争继续下去,直到特洛伊城毁灭为止。雅黄娜迅速下到战场,说动一名特洛伊人潘达鲁斯的心,叫他用箭射曼尼劳斯,来破坏停火协定。潘达鲁斯照样做了,而且伤了曼尼劳斯。虽然伤势轻微,但是,希腊人愤怒这种背约的行为,转过来对付特洛伊人,于是战火又再度燃起。恐惧、毁灭和争执的怒火永不止息,凶残的战神的朋友,在那里鼓舞着人们互相残杀,呻吟声,来自杀人者和被杀者的胜利声处处可闻,地面上流血成渠,一片残酷的景象。

  希腊这一边,由于阿奇里斯离去,两名最伟大的战士是阿吉克斯和达奥米迪斯。那天,他们英勇地作战,使许多特洛伊人在他们面前丧生。他们的杰出与勇敢仅次于海克陀,连王子伊尼亚斯也几乎死在达奥米迪斯手中。伊尼亚斯不仅是皇族的血统,他的母亲是阿科罗蒂本人,当达奥米迪斯打伤他时,她赶紧下战场来拯救他。她用柔软的手将他抱起,但达奥米迪斯知道她是懦弱的女神,并不是一位属于那些像雅典娜的战场上的优胜者,于是,便向她扑去,并且伤了她的手。她哀号着放下伊尼亚斯,由于伤痛,哭泣着回到奥林匹斯。宙斯微笑地看着这位爱笑的女神在落泪,令她离开战场,并让她记住,她的工作是爱情而不是战争。但是,虽然母亲救援失败,但伊尼亚斯并没有被杀,阿波罗把他藏在云里,带他回到圣地柏加姆斯,雅特密丝为他疗伤。

  达奥米迪斯大为光火,于是,他大肆杀戮特洛伊的士兵,直到他和海克陀碰面为止。使他惊愕的是,他也看到雅尔斯,这位血腥残酷的战神为海克陀出战。一见到战神,达奥米迪斯浑身颤抖,立刻高呼希腊人撤退,然而,撤退得很缓慢,他们还是面对特洛伊人。于是,希勒生气了,她策马前往询问宙斯,是否能把男人的祸根雅尔斯逐出战场?虽然雅尔斯是他们的儿子,但宙斯比希勒更不爱他,他很乐意使雅尔斯离去。希勒马上赶到达奥米迪斯的身旁,并且鼓舞他提起勇气和可怕的战神对抗。这些话使达奥米迪斯的心中感到大乐,于是,他冲向雅尔斯,举矛向他刺了过去。雅典娜使矛刺中目标,进入雅尔斯的身体,战神大声咆哮,有如战场上万人呼号,在这可怕的咆哮声下,所有的希腊和特洛伊的军士都为之颤栗。

  雅尔斯内心里真的是一位暴徒,而且无法忍受带给众多军士的感受,他逃到奥林匹斯找宙斯,痛苦地控制雅典娜的暴行。宙斯严肃地看着他,而且告诉他,他和他的母亲一样无法容忍他的作为,然后命他停止干涉下界的事务。由于雅尔斯的离去,特洛伊人被撤回城里。在这紧要关头,海克陀的那位善于体会神意的兄弟,催促他全速奔回城里,告诉母后将最华美的多袍子送给雅典娜,求她开恩。海克陀认为这是明智的意见,于是飞奔过宫门,进入宫殿。他的母亲照着他的话,取出一件如同星耀的袍子,把它放在女神的膝上,恳求地说:“雅典娜,求求您宽恕这个城市,以及特洛伊人的妻子儿女吧!” 但是,巴拉斯雅典娜拒绝这个祈求。

  当海克陀走回战场时,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他回头再看看特洛伊城,看看他衷爱的妻子安度美姬和儿子亚士迪亚纳克斯。他和妻子在城墙上碰面,当安度美姬听到特洛伊人溃败时,她颤抖地前来观望。在她的身边,一名贴身丫环带着他的小孩,他默默微笑地看着他们,但是,安度美姬用手执着他的手而哭泣。“我亲爱的主人”, 她说: “你不仅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父母、兄长,留下来陪我吧!千万不要让我成为寡妇,让你儿子成为孤儿。 他温和地拒绝她。他说,他不能成为一名懦夫,在战场上,”他总是在最前线杀敌的。而且,她可以知道,他永远会刻,在他死后,她将会变成如何地痛苦。就是这个想法,使他感受的困扰,超过旁的一切,更超过其它许多的关怀。在他转身离开她前,他第一次向儿子伸出手臂。这个小孩恐惧地向后退,他害怕那些头盔和可怕而晃动的饰物,海克陀笑了起来,由头上摘下头盔,然后用手臂抱住儿子。他抚摸着儿子而祷告: “宙斯啊!几年后,当这个孩子由战场归来时,愿人们能对他这样说:他比他的父亲更伟大! ”

  于是,他把儿子放在妻子的手中,而安度美姬含笑地抓着他,微笑里夹杂着泪水。海克陀怜惜她,用手柔情地抚摸着她说:“亲爱的,不要如此地悲伤,命运注定的事情必然要发生,但我要和命运对抗,没有人能杀我。” 然后拾起头盔离她而去,她返回家中,频频回头看他,哭得十分凄凉。

  他再度来到战场,渴望战斗,有一段期间,较好的命运呈现在他眼前。这时,宙斯记取对西蒂丝的承诺,为阿奇里斯的损失报复。他命其他诸神留待在奥林匹斯山,而他自己则来到地面帮助特洛伊人。这下希腊人可惨了,他们的勇将远离他们———阿奇里斯独自坐在自己的营帐里,沉思他的损失。特洛伊伟大的战士表现他从未有的卓越和勇敢。海克陀如入无人之境,“驯马者”是特洛伊人给他的雅号,他驾着战车踏过希腊人的行列,战马和驾驶者的精神勇气好像都已激励起来,他明亮的头所到之处,战士们望之披靡。一个个倒在他厉害的钢矛之下。当夜幕低垂,战事结束时,特洛伊人几乎把希腊人赶向船上。

  当晚,特洛伊人疯狂地庆祝,而在希腊军营里却是一片哀伤和绝望的景象。亚基米伦赞成放弃攻打,搭船回希腊。然而,众将领间最长老、最睿智的尼斯陀,他的明智犹胜过机敏的奥狄色斯,他勇敢地对亚基米伦说,要不是他恼怒了阿奇里斯,他们就不会被打败。他并说:“想点办法使他息怒,而不要这样丢脸地回去。” 所有的人都赞成这个意见,而亚基米伦亦承认他干了傻事。他答应把波莉西丝送回,并且送其他许多高贵的礼物,他要

  求奥狄色斯带给阿奇里斯。

  奥狄色斯和两名他选出来作伴的将领,发现阿奇里斯正和世界上最亲爱的朋友巴屈勒克劳斯在一起。阿奇里斯很有礼貌地欢迎他们,并且摆下许多食物和饮料招待他们。但当他们说出此来的目的,并说如果他愿意答应,所有贵重的礼物都是他的,还要求他能同情陷于困境中的同胞时,他们却得到断然地拒绝。阿奇里斯告诉他们,就算是埃及所有的宝藏也无法收买他,他正要搭船回家,并告诉他们,聪明的话,也该和他做法一样。

  当奥狄色斯带回阿奇里斯的答复时,所有人都反对再进行劝导了。第二天,他们像进退维谷的勇士,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战场。但是,他们再度失利,他们一直败退到船只停泊的沙滩上作战。这时,救星来了,希勒实行她的计划。她看到宙斯坐在爱达山上观望特洛伊人的胜利,她是多么地恨他。但她知道,只有一个办法能胜过他,她必须在宙斯面前表现地非常可爱娇媚,使他无法抗拒。当他拥抱她时,便迷惑他,使他陷入熟睡而忘了特洛伊人。她依计实行,回到她的卧房,用尽所知的方法打扮得娇艳无比。妆扮完毕,她又向阿科罗蒂借来装着一切妖媚的腰带,然后,带着这些新增的妖媚来到宙斯的面前。他一见她,他的心被爱欲所征服,因此,就不再想起对西蒂斯的承诺了。

  战争马上转对希腊人有利,阿吉克斯把海克陀扔到地上,但在伤害他前,伊尼亚斯已将海克陀救起,带他离去。由于海克陀不在,因此,希腊人能够把特洛伊人逐离战船,如果宙斯不醒,特洛伊城便要被洗掠了。宙斯跳了起来,看见特洛伊人撤退,而海克陀躺在草原上呻吟。他明白一切,狠狠地望着希勒说,这是她奸诈狡猾的杰作,他恨不得好好鞭打她一顿。战情演至这个地步,希勒知道她已帮不上忙,她立刻否认特洛伊人的溃败与她无关,她说,一切都是波西顿所作。而事实上,海神是由她的恳求,才违背宙斯的命令帮助希腊人。然而,宙斯有了解释,使他不用打希勒,也就满意了。他送希勒回到奥林匹斯,召唤爱丽丝传达命令给波西顿,命他离开战场。海神不高兴地遵从命令,战况又再度对希腊人不利。

  阿波罗救醒失去知觉的海克陀,并且输给他超人的力量。在此之前,希腊人像被山上猛狮追逐得惊慌过度的山羊,狼狈不堪地逃回船上。那座建筑自保的城墙倒塌了,就好像孩子们在海岸堆砌的沙墙,在游戏中崩溃一般,无望的希腊人,只有想到壮烈的牺牲了。阿奇里斯深爱的朋友巴屈洛克劳斯以惊吓的心情看这幕溃败的惨况。 他不能因为阿奇里斯的缘故,而长久地置身战场之外。“当你的同胞将被歼灭时,你还能忍心在此生气”, 他对阿奇里斯大吼:“但是,我却无法如此,把你的盔甲给我吧!假如他们把我当成是你,特洛伊人可能会望威却步,而精疲力尽的希腊人也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你我都还精力旺盛,或许我们能击退敌人,但是,如果你还在生气,至少也把盔甲借给我。” 他说话的时候,又有一艘希腊战船着火燃烧。“用这种方法,他们会切断军队的后路”, 阿奇里斯说:“走吧!拿我的盔甲来,部下们也跟我一起走,保卫战船去。我不能去,因为我不是名誉的人。但要是战火蔓延到我的船只,我会奋起抗战。我不愿为那些使我受辱的人而战。”

  因此,巴屈洛克劳斯穿戴着所有特洛伊人都熟悉而且畏惧的光荣的盔甲,率领阿奇里斯的部下密米顿人开入战场。在这批新的部队的首次攻击行动下,特洛伊人动摇了,他们以为是阿奇里斯亲自率领他们。而事实上,巴屈洛克劳斯初次的表现,正如阿奇里斯所表现的英勇。但是,最后他和海克陀碰面,他的劫数到了,就好像一只野猪碰到狮子时劫数难逃一样地确定。海克陀的矛致命地伤了他,于是,他的灵魂脱离躯体,掉到黑底斯的冥府去了。然后,海克陀从他身上脱去盔甲,脱去自己的盔甲,把它穿戴上去。他似乎也承受阿奇里斯的力量,没有一名希腊人敢和他对阵。

  夜幕来临,战事结束了。阿奇里斯坐在营房旁边等待巴屈洛克劳斯回营。但相反地,他看到年老的尼斯陀的儿子飞毛腿安地勒邱士向他冲了过来。当他跑的时候,热泪盈眶, “惨恶的消息”, 他喊了出来:“巴屈洛克劳斯死了,而且海克陀还夺走他的盔甲。” 阿奇里斯顿时面色惨白,痛心欲绝,周围的人都为他性命担忧。他的母亲在海底的洞穴里知道他的悲哀,于是跑上来安慰他。他对母亲说:“如果我不能使海克陀为巴屈洛克劳斯的死付出代价!我绝不再生活于人间。” 西蒂丝哭泣着提醒他,命中注定他将在海克陀死后即刻丧生。“那么让我死吧!” 阿奇里斯回答:“当我的同志临危时,我不能帮助他,我要杀死残害挚友的杀手。然后当死亡降临时,我愿意接受。”

  西蒂丝不再企图阻止他。她说:“你不要毫无装备地上战场。只要等到明天,我将带给你由武器之神海法史托斯所打造的盔甲。”

  多奇异的盔甲!当西蒂丝带来它们时,真的是和制造者相符,如此的盔甲,地球上绝没有人能制造出来。密米顿人懔然敬畏地注视它们,当阿奇里斯穿戴他们时,强烈欢乐的火焰,在他心中燃起。最后,他离开坐守很久的营房,前往受创的希腊阵地,来到受重伤的达奥米迪斯、奥狄色斯、亚基米伦和其他许多人会合的地方。在这些人面前,他自觉惭秽。他告诉他们,他觉得自己真是太过于愚蠢,竟为了仅仅是一个女孩的损失,而使他忘了其它任何事情。但那已成为过去,他准备像以前一样领导他们。他立刻让他们备战,将领们高呼万岁。但奥狄色斯为众人发言,当他说到他们必须补给食物和酒,因为饥饿的士兵只有打败仗时,阿奇里斯讥讽地回答:“我们的同志卧在疆场上,而你却要求食物。非到替我亲爱的同志报仇,我绝不食不饮。” 然后,他告诉自己:“啊!最亲爱的朋友们,因为缺了你们,我吃也吃不下,喝也喝不下。”

  当其他人在充饥时,他便发动攻击。所有的凡人都知悉,这是两位最伟大的战士间的最后一次战斗。同时,他们也明白战斗的结局将会如何。父神宙斯悬起他的金秤,海克陀的死亡秤码放在一方,阿奇里斯的放在另一方。海克陀的秤码沉下去,天意注定他必须一死。

  然而,胜利还是遥无可期。特洛伊人在海克陀指挥下,像勇士般地在自己国家的城墙前作战。甚至于特洛伊的大河———诸神称之为克仙萨斯河,而人们称之为史加曼德河———也参加战役。当阿奇里斯准备渡过大河时,该河企图溺死他们。但一切都徒劳无功,因为当阿奇里斯在冲锋陷阵寻找海克陀时,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众神到现在还是跟人们一样,也在进行激烈地争斗。宙斯和他们分开,坐在奥林匹斯,愉快地笑看神和神间的争斗:雅典娜将雅尔斯击倒在地;希勒夺走雅特密丝肩上的弓,并用拳头忽左忽右地打她耳光;波西顿用讥骂的言语,想激怒阿波罗先动手 打他,太阳神不理会这个挑衅,他知道,现在为海克陀而争,已无济于事了。

  这时,由于特洛伊人完全溃散,而集体挤进城里,使得特洛伊的史卡安大门被冲破。只有海克陀一丝不动地站在城墙前面。他年老的父亲普里尔蒙和母亲希古巴从城门喊他回到城里,以拯救他们,但他不加予理会。他正在想:“我领导特洛伊人,他们的溃败是我的过错,我能贪生怕死吗?可是———如果我放下盾矛!前去告诉阿奇里斯,我们愿意送回海伦,并以特洛伊城的一半宝藏赔偿他,则又会如何呢?没有用的,他会把空手的我当成妇女般地杀死,现在,即使是赴死,不如和他一战还好些。”

  阿奇里斯过来时,有如阳光一般地煦烂,他的身旁有雅典娜,而海克陀却是单独一个人,阿波罗已把他交给他的命运。当两人接近时,他转身而逃。他们沿着特洛伊城墙追逐三圈,追逐着以飞快的腿奔跑。雅典娜使海克陀停步,她化成海克陀的兄弟戴弗巴士出现在他身边。海克陀心想战友来了,便转身头对阿奇里斯。他大声地对阿奇里斯喊道:“如果我杀了你,我会把你的尸体运回你的朋友处,你是否能同样地对待我? 但阿奇里斯回”答道:“狂夫!你和我之间正如羊和狼之间一样,是没有契约可言。” 说完,他将矛抛了出去,却没有射中目标,雅典娜替他拾回。海克陀准确地攻击,他的矛射中阿奇里斯盾牌的中心,但又有什么用呢?阿奇里斯的盔甲是非常神奇的,他们无法被刺穿。海克陀立即转身向戴弗巴士,想取他的矛,但他不见了。于是,他明白一切真象,雅典娜戏弄了他,而他一点退路都没有。“众神已召唤我赴死,” 他想:“最少我不能毫无奋斗地受死,但愿我死前能创造名垂后世的战迹。 他抽出他的剑,这是他现在所拥”有的惟一武器,然后冲向他的仇敌。但是,阿奇里斯还有一把雅典娜替他拾回的矛。在海克陀能够逼迫他之前,他对海克陀取自巴屈洛克劳斯身上的盔甲已知道得相当清楚。他对准靠近喉咙的开口处刺了过去。海克陀倒了下去,最后终于断气。在他奄奄一息时,他祈求:“请将我的躯体交回我的父母吧!”“你这条狗,你不要向我哀求。” 阿奇里斯回答。然后,海克陀的灵魂离开躯壳,飞向黑底斯,叹息他的命运以及留下的青春和精力。

  当希腊人拥上来想瞧瞧躯在那里的海克陀到底有多高和容貌有多尊贵时,阿奇里斯从他的尸体上脱下鲜血淋漓的盔甲,他心里想着别的事情。他刺穿死者的双足,用皮条绑在战车之后,让死者的头颅拖地。然后鞭打马匹,拉着光荣的海克陀留下来的所有东西,一周又一周地绕着特洛伊城墙。

  最后,当他残酷地心灵满足于报仇时,他站在巴屈洛克劳斯的尸体旁说道:“虽然你在黑底斯之家,请听我说,我把海克陀拖在我的战车后面,在你的火葬礼时,我要用他来喂狗。”

  在奥林匹斯山上还是纷争不已。除了希勒、雅典娜和波西顿以外,诸神对于这种凌辱死者的方法极为不悦,尤其是宙斯更为愤怒。他派爱丽丝去找普里尔蒙,命令他不要惧怕阿奇里斯,要他带着丰富的赎金去赎回海克陀的尸体。爱丽丝告诉他,阿奇里斯虽然凶暴,但他的心地并不坏,他会有礼貌地对待恳求者。

  于是,年迈的特洛伊王装了一车特洛伊最好最华贵的珠宝,走过平原,来到希腊人的军营。汉密斯装起来像一位希腊军人地接见他,而且自居向导,引导他到阿奇里斯营中。因此,这位老人在他伴同下,经过森严的卫兵,来到杀死且凌辱他儿子的人之前。当他抱住阿奇里斯的双膝,并吻他的手时,阿奇里斯和左右的人都感觉诧异,他们奇怪地面面相顾。 “阿奇里斯,请你记住”, 普里尔蒙说:“你的父亲,同我一般年纪,也和我一样是不幸的人,只因为缺去一个儿子。而过去从没有人如此勇敢的我,向我儿子的凶手伸手,是更值得同情的。”

  阿奇里斯听完后,哀怜之心油然而起。他温和地扶起老人。

  “请坐在我的身旁”, 他说:“让我哀伤的心情平稳下来。人类的命运都是残恶的,但我们仍须保持勇气。” 然后,他命仆人洗净海克陀的尸体,再用香油涂抹在他身边,并用一条柔软的袍子将它盖住。如此,虽然尸体曾被恐怖地砍割,但普里尔蒙无法看到,而能忍住怒气,他怕万一普里尔蒙激怒他时,无法克制自己。“你想要为他举行多少天的葬礼?” 他问道:“在他举行葬礼的期间,我将命希腊人撤离战场。 于是,普里尔蒙带着海克陀”的尸体回家。特洛伊人空前未有地哀痛,甚至海伦也哭了。“别的特洛伊人怪我, 她说:“但是,由于你心地的仁慈和温雅的谈吐,我常常从你身上得到安慰。你是我惟一的朋友。”

  他们为他举行九天的追悼大会,然后把他放在火葬堆上,引火燃烧。当一切都烧尽时,他们用酒弄熄火焰,收拾骨骸,装在 金骨瓮里,并且用柔软的紫衣掩盖骨骸。他们将骨瓮放在空墓中,再用大石盖住墓穴。

  这就是 “驯马者” 海克陀的葬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