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忠烈而闻名当时的庞淯,为何被历史遗忘
天下彩网站 责任编辑:hd 2018-07-11 16:53:34 王异 赵广 赵统 关平 马超

  庞淯(yu),字子异,生卒年不详,酒泉表氏(今甘肃酒泉骆驼城)人。东汉末及三国时曹魏官员。以忠烈而闻名当时。

blob.png

  人物生平

  庞淯,初以凉州从事任破羌县长。公元209年(东汉献帝建安十四年),适时武威太守张猛作反,杀死雍州刺史邯郸商,张猛敕令道:"如果有人敢为邯郸商临丧,杀无赦。"庞淯闻之,弃官昼夜奔往武威,于邯郸商丧所号哭,然后便寻到张猛家门,暗藏匕首,欲袭杀张猛。张猛知庞淯乃义士,于是遣去不杀,庞淯自此以忠烈闻名。(《魏略》曰:张猛之兵欲缚下庞淯问罪,张猛闻而叹道:"我本以杀刺史为罪。此人以至忠为名,如果我又杀掉他,又以何去劝本州履义之士归顺我呢!"于是让庞淯为邯郸商行服。)后太守徐揖请庞淯为主簿。不久郡人黄昂作反,起军围城。庞淯弃却妻子,乘夜逾城出围,告急于张掖、炖煌二郡。二郡初甚疑虑,未肯发兵,庞淯便欲伏剑自尽,二郡感其高义,遂为之兴兵。然而援军未至而郡城邑已陷,徐揖死于变难。庞淯便收敛徐揖丧务,送还本郡,为其行服三年方还。曹操闻知此事,便辟庞淯为掾属。

  公元220年(魏文帝黄初二年),曹丕践阼,拜庞淯为驸马都尉,迁西海太守,赐爵关内侯。后又征拜为中散大夫,庞淯逝世后,其子庞曾嗣任。

  史书记载

  《三国志·魏书十八·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第十八》:

  庞淯字子异,酒泉表氏人也。初以凉州从事守破羌长,会武威太守张猛反,杀刺史邯郸商,猛令曰:"敢有临商丧,死不赦。"淯闻之,弃官,昼夜奔走,号哭丧所讫,诣猛门,衷匕首,欲因见以杀猛。猛知其义士,敕遣不杀,由是以忠烈闻。太守徐揖请为主簿。后郡人黄昂反,围城。淯弃妻子,夜逾城出围,告急於张掖、敦煌二郡。初疑未肯发兵,淯欲伏剑,二郡感其义,遂为兴兵。军未至而郡城邑已陷,揖死。淯乃收敛揖丧,送还本郡,行服三年乃还。太祖闻之,辟为掾属。文帝践阼,拜驸马都尉,迁西海太守,赐爵关内侯。后徵拜中散大夫,薨。子曾嗣。

  初,淯外祖父赵安为同县李寿所杀,淯舅兄弟三人同时病死,寿家喜。淯母娥自伤父雠不报,乃帏车袖剑,白日刺寿於都亭前,讫,徐诣县,颜色不变,曰:"父雠己报,请受戮。"禄福长尹嘉解印绶纵娥,娥不肯去,遂强载还家。会赦得免,州郡叹贵,刊石表闾。

  魏略曰:猛兵欲来缚淯,猛闻之,叹曰:"猛以杀刺史为罪。此人以至忠为名,如又杀之,何以劝一州履义之士邪!"遂使行服。典略曰:张猛字叔威,本敦煌人也。猛父奂,桓帝时仕历郡守、中郎将、太常,遂居华阴,终因葬焉。建安初,猛仕郡为功曹,是时河西四郡以去凉州治远,隔以河寇,上书求别置州。诏以陈留人邯郸商为雍州刺史,别典四郡。时武威太守缺,诏又以猛父昔在河西有威名,乃以猛补之。商、猛俱西。初,猛与商同岁,每相戏侮,及共之官,行道更相责望。暨到,商欲诛猛。猛觉之,遂勒兵攻商。商治舍与猛侧近,商闻兵至,恐怖登屋,呼猛字曰:"叔威,汝欲杀我耶?然我死者有知,汝亦族矣。请和解,尚可乎?"猛因呼曰;"来。"商逾屋就猛,猛因责数之,语毕,以商属督邮。督邮录商,闭置传舍。后商欲逃,事觉,遂杀之。是岁建安十四年也。至十五年,将军韩遂自上讨猛,猛发兵遣军东拒。其吏民畏遂,乃反共攻猛。初奂为武威太守时,猛方在孕。母梦带奂印绶,登楼而歌,旦以告奂。奂讯占梦者,曰:"夫人方生男,后当复临此郡,其必死官乎!"及猛被攻,自知必死,曰:"使死者无知则已矣,若有知,岂使吾头东过华阴历先君之墓乎?"乃登楼自烧而死。

  皇甫谧列女传曰:酒泉烈女庞娥亲者,表氏庞子夏之妻,禄福赵君安之女也。君安为同县李寿所杀,娥亲有男弟三人,皆欲报仇,寿深以为备。会遭灾疫,三人皆死。寿闻大喜,请会宗族,共相庆贺,云:"赵氏强壮已尽,唯有女弱,何足复忧!"防备懈弛。娥亲子淯出行,闻寿此言,还以娥亲。娥亲既素有报仇之心,及闻寿言,感激愈深,怆然陨涕曰:"李寿,汝莫喜也,终不活汝!戴履天地,为吾门户,吾三子之羞也。焉知娥亲不手刃杀汝,而自儌幸邪?"阴巿名刀,挟长持短,昼夜哀酸,志在杀寿。寿为人凶豪,闻娥亲之言,更乘马带刀,乡人皆畏惮之。比邻有徐氏妇,忧娥亲不能制,恐逆见中害,每谏止之,曰:"李寿,男子也,凶恶有素,加今备卫在身。赵虽有猛烈之志,而强弱不敌。邂逅不制,则为重受祸於寿,绝灭门户,痛辱不轻也。原详举动,为门户之计。"娥亲曰:"父母之仇,不同天地共日月者也。李寿不死,娥亲视息世间,活复何求!今虽三弟早死,门户泯绝,而娥亲犹在,岂可假手於人哉!若以卿心况我,则李寿不可得杀;论我之心,寿必为我所杀明矣。"夜数磨砺所持刀讫,扼腕切齿,悲涕长叹,家人及邻里咸共笑之。娥亲谓左右曰:"卿等笑我,直以我女弱不能杀寿故也。要当以寿颈血污此刀刃,令汝辈见之。"遂弃家事,乘鹿车伺寿。至光和二年二月上旬,以白日清时,於都亭之前,与寿相遇,便下车扣寿马,叱之。寿惊愕,回马欲走。娥亲奋刀斫之,并伤其马。马惊,寿挤道边沟中。娥亲寻复就地斫之,探中树兰,折所持刀。寿被创未死,娥亲因前欲取寿所佩刀杀寿,寿护刀瞋目大呼,跳梁而起。娥亲乃挺身奋手,左抵其额,右桩其喉,反覆盘旋,应手而倒。遂拔其刀以截寿头,持诣都亭,归罪有司,徐步诣狱,辞颜不变。时禄福长汉阳尹嘉不忍论娥亲,即解印绶去官,弛法纵之。娥亲曰:"仇塞身死,妾之明分也。治狱制刑,君之常典也。何敢贪生以枉官法?"乡人闻之,倾城奔往,观者如堵焉,莫不为之悲喜慷慨嗟叹也。守尉不敢公纵,阴语使去,以便宜自匿。娥亲抗声大言曰:"枉法逃死,非妾本心。今仇人已雪,死则妾分,乞得归法以全国体。虽复万死,於娥亲毕足,不敢贪生为明廷负也。"尉故不听所执,娥亲复言曰:"匹妇虽微,犹知宪制。杀人之罪,法所不纵。今既犯之,义无可逃。乞就刑戮,陨身朝巿,肃明王法,娥亲之原也。"辞气愈厉,面无惧色。尉知其难夺,强载还家。凉州刺史周洪、酒泉太守刘班等并共表上,称其烈义,刊石立碑,显其门闾。太常弘农张奂贵尚所履,以束帛二十端礼之。海内闻之者,莫不改容赞善,高大其义。故黄门侍郎安定梁宽追述娥亲,为其作传。玄晏先生以为父母之仇,不与共天地,盖男子之所为也。而娥亲以女弱之微,念父辱之酷痛,感仇党之凶言,奋剑仇颈,人马俱摧,塞亡父之怨魂,雪三弟之永恨,近古已来,未之有也。诗云"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娥亲之谓也。

blob.png

  历史评价

  ◆陈寿评曰:"庞淯不惮伏剑,而诚感邻国。"(《三国志魏书十八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

  ◆张猛曰:"此人(庞淯)以至忠为名。"(《三国志魏书十八庞淯传》引《魏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